你还相信罗振宇和他的罗辑思维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9 21: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罗振宇的话还真是只能当段子听,真要信了,是要出人命的。

2015 年 12 月 31 日,第一次开跨年演讲,罗振宇还没有学会要谨言慎行,看着一千五百亿的乐视和四百亿的暴风被人骂成是“妖股”,他在台上表示:“像暴风影音和乐视这样的公司,不要用传统的目光看他,这个新物种的存在,一定会改变我们的环境,所以我建议大家,不要讲人家是什么妖股了。”

罗振宇当时对乐视和暴风的态度,用一句网络流行语来形容,那就是“意难平”,觉得乐视与暴风都是不被理解的新物种,所以末了他还得为它们再辩解一句:“我建议大家要观察、结缘,学会做 PPT,新物种就这样到来了,我们要学会接受它的存在。”

但是不管是贾跃亭还是冯鑫都不买账,一个跑去了美国,一个被送进了监狱,只剩一地鸡毛。所以有时候,罗振宇的话还真是只能当段子听,真要信了,是要出人命的。

1

“毒奶”罗振宇

在电子竞技领域,有一个网络流行词,叫做“毒奶”,一开始是用来指代游戏中的“反向治疗”,后来逐步引申为“作出后事情却往相反方向发展的预言”,用圈内的话来说,就是被“奶死了”。

过去几年,被罗振宇奶死的企业其实还真不少。

2014 年,北京有一个卖煎饼的品牌非常火,名字叫“黄太吉”,罗振宇曾经还去过黄太吉的店里做活动。

作为一家卖煎饼的企业,黄太吉当年走的是网红的路子,最擅长的就是品牌和营销。当时人们吃黄太吉煎饼,不是因为它的口味独特,而是为了在微博晒照片,排队看美女老板娘和奔驰车送煎饼。

有人总结黄太吉的成功经验说,它是把吃煎饼这个“土得掉渣”的行为变成了一种时尚、一种生活态度,甚至一种文化。

对于这样一家网红企业,擅长营销的罗振宇自然非常看好,甚至表示黄太吉的出现,“意味着过去我们这个商业世界所有的观察角度全错。”

然而,黄太吉没火多久,商业世界的基本法则终究还是起了作用,互联网思维没能成就黄太吉,在烧光了两个亿之后,不好吃的黄太吉最终还是被市场给淘汰了,不仅外卖团队被收购、店铺频频倒闭,今年公司还被列为了失信被执行人。

同样是罗胖子,罗振宇当年对罗永浩造手机也非常看好。

在 2014 年的一次演讲中,罗振宇表示:“5 月 19 号晚上我们一帮搞投资的人在一起吃饭,席间谈起了第二天要发布的锤子手机,当时整个一桌人只有我看好罗永浩。”

当时其他人不看好罗永浩的原因很简单,因为罗永浩从来没做过硬件,而手机硬件作为一个大坑,有无数细节会让罗永浩陷进去。但是罗振宇坚持看好罗永浩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觉得罗永浩“是一个有势能的人。”

如今锤子经营不善只能卖身头条,罗永浩转头又去做了电子烟,从一些采访来看,罗永浩的势能终究没能在锤子发展的过程中起到任何作用,反倒是用来和下属对骂了。

不管是暴风乐视,还是黄太吉锤子,这都是被罗振宇奶死的典范,还有一个没有奶死的 papi 酱,其实也被罗振宇坑得不惨。

2016 年 3 月,罗振宇投资 papi 酱,在创投圈引起巨大反响,然而当年11月就被爆出撤资,而且是在 8 月份就已经撤资完成。后来 papi 酱在回应这件事的时候表示,“不光是钱撤了,所有的项目都撤了。”

三番五次的毒奶,开始让大家对罗振宇的“提名”多了一层解读。

今年年初的跨年演讲中,罗振宇又奶了一口戴威,表示:“你知道戴威今年多大吗?1991 年出生,27 岁,多年轻。按照百岁人生这个坐标,他至少还有 70 多年,甚至更多的时间。70 多年,后面还会发生多少种可能?人生还有多少种变化?不管今天戴维负债多少,都不能说他这辈子完了。”

其实在罗振宇说这个话之前,根本没人会觉得戴威完了,大家眼中完了的不过是 ofo,所有当时有不少人都在为戴威鸣不平:您可别奶了,我还等着退押金呢!

此时罗振宇的预言,俨然已经成了某种“毒奶认证”。

2

预言史还是打脸史?

从 2015 年开始,罗振宇每一年都要做一次跨年演讲,名为“时间的朋友”,号称要连续做二十年。但是目前才做到第四年,罗振宇的演讲就已经跌下神坛,在一些媒体口中,甚至是从精英的预言变成了咪蒙式的鸡汤。

今年年初,第四次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之后,一个段子忽然风靡全网:“中年人看罗振宇跨年演讲,和老年人买权健保健品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

段子当然有夸张的成分,但是至少代表了大众对于罗振宇态度的转变,而大家之所以发生这种态度转变,主要是因为打脸的速度来得太快。

2015 年 12 月 31 日,第一次进行跨年演讲,罗振宇讲乐视暴风你们不能小瞧、讲资本寒冬你们不可小觑。

结果刚挺了乐视,转眼贾跃亭就撂挑子不干了,乐视成为国内互联网圈最大的烂摊子,而资本寒冬的口号还没喊起来,共享单车就开始打起了烧钱大战。

这一年,罗振宇还立下豪言,表示自媒体不要做广告,结果转年 3 月,他投资 papi 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搞了一场价值 2100 万的广告拍卖。

2016 年 12 月 31 日,第二次跨年演讲,罗振宇表示,下一年的一个大趋势是时间战场,一是帮助用户省时间,二是帮助用户把时间浪费在美好的事情上。

结果转头快手抖音崛起了,如今回过头来看,时间战场确实存在,但是互联网公司做的事情却和罗振宇想象的有些不一样,一是帮助用户杀时间,二是帮助用户把时间浪费在更多无聊的事情上。

由于 2016 年 AlphaGo 战胜了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这次跨年演讲罗振宇还预言了智能革命的到来:“也许只要 5 到 20 年,在我们还没有退休的时候,这个世界就会变得极其陌生。”

结果两年多过去了,风口还是风口,但是人工智能似乎离我们依旧很远。

说到这里,我倒是想起了比尔盖茨年初的一次采访,在采访中他提到,当年自己曾经写信给父母表示,创建微软可能会错过一些人工智能方面的突破,然而二十年来却发现,自己似乎并没有错过什么。

罗振宇最终还是高估了这个世界突变的能力,却又低估了渐变的力量。

2017 年 12 月 31 日,第三次跨年演讲,罗振宇又说,未来互联网企业的工作模式不是“996”,而是“247”,即 24 小时 7 天工作制三班倒。

为了验证 “247” 的可行性,他还特意以小米、腾讯和网易的吃鸡游戏的上线时间举例。

结果没想到,如今小米、腾讯和网易最开始推出的吃鸡游戏基本全都凉了,硕果仅存的反而是姗姗来迟的正版手游。

事实证明,好游戏是需要慢慢打磨的,并且人民群众真的不能换电池,而罗振宇倡导的“247”模式,其实比马云的 “996” 福报还要坏。

3

内容创业,靠讲段子

最近几年,骂罗振宇几乎成了一种潮流,骗子、忽悠、贩卖焦虑,一顶顶大帽子往他身上一盖,好像做个知识付费都变得非常的十恶不赦。

其实回头想想,需求催生市场,段子手自然有段子手的生存空间,非要把段子手当做预言家,错的不是段子手。

我一向觉得,纵观国内相声圈,相声说得最好的其实只有三个人,一个姓郭,两个姓罗,三个都是胖子。

郭德纲的相声说得好,这是相声圈公认的,罗永浩的“相声大会”,也是声名在外。但是在我看来,罗振宇的相声水平其实丝毫不逊色于两人。

有真实事例为证。

我有一个朋友,睡觉前喜欢听相声,一开始听郭德纲相声,后来听老罗语录,现在已经改听罗振宇了。所以单从娱乐性来说,我觉得罗振宇的水平和郭德纲罗永浩不相上下。

总而言之,一句话总结,把罗振宇的话当做相声来听,欢乐无穷,但是如果把他的话当做方法论来做,多半是要吃亏的。

其实想想就明白了,内容创业毕竟是辛苦活儿,罗振宇真要是先知,早就已经登顶福布斯了,何必再来卖会员。

其实很多时候,当我们看不清一件事情真相的时候,真相却往往比我们想的还要简单,罗振宇说相声的原因,或许就同他此前在接受《人物》杂志采访时所说的那样:“我是只会干这个,我要会造楼,我早就当房地产商去了。”

4年前,暴风集团在A股上市,连续30多个涨停板之后,创始人冯鑫的身家超过了80亿元。

不过,80亿元的身家并没有让他停下脚步。凭借公司上市的东风,冯鑫带领暴风集团四处出击,令人遗憾的是,冯鑫不仅没能更进一步,反而在4年时间里将公司拖入破产边缘,这家曾经的明星公司,现在净资产仅有600多万元,考虑到公司经营还在恶化,以及各种诉讼赔偿,暴风集团距离破产只有一步之遥。不仅如此,冯鑫本人更是面临牢狱之灾,7月28日,暴风集团发布最新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先生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那么,短短4年时间,冯鑫是怎么将一家昔日的明星公司带到破产边缘,甚至让自己身陷囹圄呢?

暴风集团的崩盘主要有两大败因,一方面,暴风在自己的视频播放主业上转型缓慢,导致被竞争对手越甩越远;另外一方面,在自己的非主业上,暴风到处盲目出击,但是无一奏效,导致公司亏损累累,加速了暴风的崩盘。

从暴风的主业来看,在上市之前,暴风集团的盈利模式非常清晰,将广受欢迎的暴风影音软件免费提供给用户使用,积累了庞大的用户基础,然后通过视频播放平台收取广告,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广告是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

在PC时代,暴风影音极受用户欢迎,几乎成为很多用户电脑上的标配,但是进入移动互联时代后,暴风并没有迅速转型,主要用户群依然集中PC端,公司2018年的年报数据显示,公司PC端的月度活跃用户约为1.6亿,移动端的月活用户约为0.5 亿,这样的用户构成比例显然已经严重滞后于移动互联时代。

更致命的打击在于,随着优酷、腾讯和爱奇艺视频崛起,暴风集团迎来了最强大的对手,这些新生力量开始投入巨资购买版权,构建了丰富的内容频道,而暴风集团在版权投入上相当保守,2018年的版权投入只有5000多万元,和优酷、腾讯等动辄数百亿元的版权投入相比简直微不足道。在互联网视频的战场上,暴风影音和后起之秀们已经不在一个级别上。

对冯鑫而言,他的心思也已经不在互联网视频上,而是投向了更有想象空间的远方。2015年暴风上市,当时国内正值虚拟现实(VR)的风口,暴风集团因为具备VR概念,在上市之后被投资者疯狂追捧,连续收获了30多个涨停,成为当时A股市场最有名的“妖股”。冯鑫的身家也迅速超过了80亿元,公司内部还诞生了10位亿万富豪。

很难说是资本市场的疯狂启发了冯鑫,还是他的山西老乡贾跃亭的“辉煌”给他指引了方向。上市之后,冯鑫带领暴风开始了疯狂的多元化。冯鑫宣布暴风将由网络视频企业转型为互联网娱乐平台,先后进入了VR、TV、影业、体育等行业,但是这些产业无一成功,甚至成为吞噬暴风的黑洞。

当初让资本市场爆炒30多个涨停的VR概念,时隔多年,暴风在虚拟现实领域并没有实质性突破。暴风重金打造的电视产品,反而成为公司最主要的亏损点,去年暴风集团亏损10多亿元,主要原因就是被电视业务所拖累。冯鑫还试图带领暴风集团进入影视和体育,但是在转型的过程中几乎步步踩雷,正是在不熟悉领域的过度冒进,最终让冯鑫遭遇牢狱之灾。

不妨来看看冯鑫在主业之外的扩张有多么盲目。2016年,冯鑫开始进入影视业。当年3月,暴风发布公告称,计划以10.8亿元收购稻草熊影视公司60%的股份,后者的股东为刘小枫、刘诗施(演员刘诗诗)和赵丽颖。这家公司当时成立还不到两年时间,冯鑫就给出了18亿元的整体估值。对于这起荒唐的收购,最终被证监会予以否决,理由是“标的公司盈利能力具有较大不确定性”。后来的事实证明,证监会的否决还是相当具有先见之明,帮助冯鑫以及暴风的投资者躲过了一个大雷。因为就在2016年年底,海南阿里巴巴影业文化产业基金入股了稻草熊公司,仅仅以176万元认购了其15%的股份,意味着稻草熊的整体估值只有1173万元,而当时暴风给这家公司的估值高达18亿元。

尽管在监管层的帮助下躲过了一颗大雷,但对盲目扩张的冯鑫来说,该踩的雷或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还是在2016年,暴风集团和光大证券联手,以52亿元收购了国际体育版权代理公司MPS 65%的股权,冯鑫希望借助这笔收购快速进入体育产业,结果,仅仅两年多之后,MPS就宣布破产。从事后披露的收购细节来看,中资收购方的粗枝大叶令人瞠目结舌,首先是MPS拥有的体育版权大多在1-2年内就要到期,其次,MPS的三位创始人套现之后,很快就成立新的体育版权公司,而中资收购方居然没有要求签署避免同业竞争的协议。最终,这笔收购在国内金融圈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多家参与其中的机构都提起诉讼,其中光大方面就要求暴风集团及冯鑫赔偿7.5亿元。此次冯鑫被公安机关拘留,据悉也是祸起这次收购,对于冯鑫而言,该来的雷终究还是会来。

去年7月份,在暴风集团的一次内部访谈中,冯鑫表示,“暴风上市到现在,冯鑫并没有兑现任何股份,股份质押的钱也只有极少部分是贴补家用的,其他都是用于业务发展,而且承担了很多公司业务的担保压力。这个是完全经得起曝光、透明的。如果我个人真的有问题,最多是我个人的能力问题,我对A股资本市场的不理解,对资本的控制、判断经验有问题,最多是这方面的问题。这里面不存在任何不道德,或者品质的问题,以公谋私的问题。”

从暴风集团的公开资料来看,上市4年来,冯鑫的身家虽然一度高达80多亿元,但的确没有减持套现,上市当年持有公司21.3%的股份,截止今年一季度还是21.3%。冯鑫经常被拿来和他的山西老乡贾跃亭相比,在业务模式上或许二人确有相似之处,不过和贾跃亭当年大规模减持套现100多亿元,并且远遁美国相比,冯鑫能够做到不套现不跑路,二人还是有天壤之别。

尽管没有像贾跃亭一样金蝉脱壳,但冯鑫的盲目扩张还是给投资者带来了重大损失,上市4年来,暴风集团的市值缩水已经超过了90%,未来还有可能面临退市的风险。那些相信冯鑫能创造奇迹的投资者们,不得不为他们的选择付出惨痛代价。

暴风集团实控人冯鑫涉案被捕事件正在持续发酵。

7月29日晚间,深交所紧急下发关注函,要求暴风集团说明实控人被抓原因、子公司暴风智能股权转让是否涉及关联交易等。

与此同时,暴风集团旗下互联网金融平台暴风金融也传出因实控人被抓而出现产品兑付危机的消息,暴风的“黑天鹅”仍在盘旋。

实控人被抓事件直接冲击着暴风集团的股价表现。7月30日,暴风集团继续开盘跌停,报价5.10元,截至上午十一点,暴风集团超30万手卖单封在跌停板上。

连续两日,暴风集团股票收下两个跌停板,市值蒸发近4亿。更让投资者担心的是,这样数跌停板的日子可能还没结束。

深交所紧急质问实控人被抓原因

7月28日,暴风集团披露实控人冯鑫涉嫌犯罪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公告,一枚惊天大雷炸懵投资圈。彼时,上市公司并未详细披露冯鑫被捕真实原因。

7月29日晚间,深交所就发来了一封关注函,针对实控人被抓事件紧急问询。在这份关注函中,交易所要求说明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的原因,是否涉嫌单位犯罪,是否与公司有关。该事项的具体时间,信息披露是否及时。暴风集团需报备相关证明材料以及内幕信息知情人名单。

与此同时,由于冯鑫在被捕前任职暴风集团董事长、总经理以及董事会秘书等职务,在被公安采取强制措施后,上述高管职位的空出对日常经营和信息披露都造成了重大影响。对此,深交所要求暴风集团说明准备采取的应急措施。

而在周末上市公司披露实控人被抓消息之外,暴风集团当日同时公告了准备将其控制的核心子公司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转让他人。放弃暴风智能的控制权并不再纳入暴风集团的合并报表范围,也被市场解读为公司准备“保壳”策略之一。

在此前公告中,暴风集团宣布,暴风控股将其持有的暴风智能6.748%股权转让给北京忻沐科技,股权转让价格为1000万元。对于该笔股权转让,原本暴风集团享有优先认购的权利,但是这次暴风集团董事会放弃了行使该项权利。

对此,深交所要求暴风集团说明,这次转让价格是否公允,公司放弃优先受让权的原因,忻沐科技与公司或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是否存在关联关系。

公告显示,2015年7月,暴风集团与暴风控股签订《一致行动协议》,深交所要求暴风集团说明协议的主要内容,是否约定了一致行动关系的具体期限,本次解除一致行动关系的原因,是否存在违反《一致行动协议》相关约定的情形。

此外,深圳风迷投资合伙企业委托暴风集团行使暴风智能董事会提名权的具体内容,深交所问询暴风集团是否已签署相关协议,是否已约定具体委托期限,本次提名权委托撤销的原因,是否存在违反相关约定的情形。换句话说,交易所质疑暴风集团替代风迷投资作出放弃暴风智能提名权的决策的合理性。

旗下P2P平台爆出兑付问题

除了丧失暴风智能的控制权之外,暴风集团旗下的其他子公司也开始出现问题。

7月28日晚间,暴风金融披露公告称,由于暴风集团实控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为保证暴风金融用户的利益及资金安全,平台将停止发布新标。

公告指出,暴风金融针对此事已成立紧急事件应急小组,第一时间向相关监管进行积极沟通,并且将定期以公告形式通报该事件进展及暴风金融平台运营情况。与此同时,受此消息影响,部分产品将延迟兑付。

据官网信息显示,暴风金融是暴风集团旗下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平台、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员。从目前已有的产品来看,其网贷产品预期年化收益率为6%至1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粤工商备P081609001367

返回顶部